uc书盟 > 光之隐曜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年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年

????“带这点虾兵蟹将,就想征服我龙泉山涧?”

????夔王的声音将苍穹中的云朵震碎,他一拳轰出,令对面的胖子身体倒飞。因为速度太快,所以胖子所经树林皆被气压碾倒。夔王紧随其后,在胖子还未停下时,他探出覆海大手,抓住胖子的喉咙后将他狠狠按在地上。

????咚!

????夔王下压手臂,令地面龟裂,同时发出一道滔天闷响。

????轰隆隆!

????体内的力量不断下冲,令胖子身上的红甲碎裂。夔王抬臂,拳头对准胖子的脸。

????“说!还有多少人?”

????胖子不说话,像一个哑巴,他只是看着夔王,那道无畏一切的目光令夔王落下拳头。

????“说!”

????胖子依旧不开口,他的**防御被打破了,虽然他也是三颗星神的强者,但在夔王面前,还是差一点!

????“再不说,你会后悔来到这世上!”

????夔王说时,化为神兽本相。他高大的身躯无比健壮,一对牛角锋利,紧握的人形双拳像两座小型的山峰。它释放出沉重的气息,若山岳般沉重,大海般深邃。它的独眼射出一道灯笼般的光,照在胖子身上。

????直拷灵魂的红光让胖子抬起半耷拉着的眼睛,夔王见之,心中暗笑,没骨气的东西!

????“我已经后悔了,赶紧送我离开吧!”

????不爱说话的胖子有极其深沉的嗓音,他像看透人世,淡淡的说:

????“罗迈德·德古拉彭想再用十三名罗神级别的战士炸掉龙泉山涧,顺便毁灭神兽之园。”

????“他们在哪?”

????夔王的语气略显焦急,他有着大海的心扉,但十三名罗神级别的战士的爆炸,足以将龙泉山涧和神兽之园毁灭,那种如世界末日的场景,他难以想象。

????“在西域界!”

????“什么时候过来?”

????“不知道,他们的控制权都在罗迈德·德古拉彭手上,只有他能控制大军!”

????“如果他炸掉龙泉山涧和神兽之园,等于向世界证明他的野心,那样的话全世界都会在盖德军的引导下反抗他,面对整个世界,他不害怕?”

????夔王并没有那么信任胖子,所以提出自己的疑问,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胖子炸毁龙泉山涧和神兽之园并不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但后者轻蔑的说:

????“你太小瞧他了,他等了三百年,懒得再去一个个征服,他就是想通过龙泉山涧和神兽之园的事让整个世界都警惕起来,最好能让这个世界全部联合到一起。然后,他会把这些人全部杀掉,以此用最快的速度统一世界!”

????“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

????行动计划应该是机密,但这个胖子似乎没隐瞒的意思。

????“因为我想死!”

????说到生死问题,胖子突然有些激动,他双手抓住压在自己身上的足有十米的大手,令夔王感觉到他的巨力。

????“我从来不和不能杀死自己的对手废话,因为他们只会死在我的脚下,但你能杀死我,所以,赶紧杀了我吧!快!”

????胖子吼了一声,夔王问:

????“你还知道什么?你是谁?”

????“快杀了我!”

????胖子吼时,夔王轰下一拳,令地面崩碎。

????“回答我——”

????夔王身体下压,张嘴怒吼时,面孔中部竖着的红眼里释放出无比刺眼的红光,充满杀戮和暴戾。

????“夔王,这个世界早晚会完蛋,我们选择不了自己的出生地位,选择不了自己的生活方式,甚至选择不了是否继续活下去。趁着还能主宰自己的生命,赶紧离开这世界吧,否则今后,你连死亡的方式都没得选择,想死都死不掉的痛苦,被人玩弄的痛苦,你想象不到!”

????胖子每次说话唇间都会拉出水丝,他着魔发疯的吼着,像已坠入绝望的深渊。

????“你说这种话谁听得懂?现在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夔王压住胖子的左手像塌下的天,此时他加大力度,将其身体压进地里,以免他逃跑。从胖子之前说的话来看,他应该知道很多!

????“好吧,那我告诉你!”

????这么简单?夔王不懂这个胖子究竟怎么回事,但他现在迫切想知道古门司的计划。只要掌握古门司的动向,他们就能制定出应对方略。不知不觉中,夔王已经将自己的处境和盖德军联系在一起,他现在确定,自己会同盖德军一起和古门司战斗!

????“上次来的那个人叫三,我叫年,都是罗迈德·德古拉彭的玄孙,我和三,还有另外两人并为他的守卫,是现在隔尘世界为数不多的还拥有神智的人。在我之后,他还有三代子孙。他曾在隔尘世界和几千个女性发生关系,就是为了多产后代。”

????“为什么?”

????“因为藏星神的能力遗传!”

????年说:

????“他的第三星神藏星神是‘长生诀’,他想多一些长生的后代,以此完成自己培养强者的计划。要想变强,必须有足够的时间支撑,但他失败了,他所有的后代中,没有一个继承他藏星神的能力。”

????“那个几率本来就小!”

bt365体育娱乐????“对!由古至今,藏星神的能力遗传都不能隔代,所以罗迈德仅用几年时间便清楚自己的计划已然失败,而后,他开始转向用其他方法来制造自己的强大军队。一开始,他手下便有一些强者,但他们烦于隔尘世界的枯燥生活,想逃出去,结果被罗迈德·德古拉彭当场抓住。他的第二星神链星神是‘神之手’,可以拉扯一切物质,在手下的反抗中,罗迈德·德古拉彭意外发现可以用星阵来控制人,之后他便用星阵制造出了一支极为强大的军队!”

????“等等!他是战师吧,怎么使用星阵?”

????“我说了,他的第二星神链星神是神之手,可以拉扯一切物质,他曾用开发到九链的神之手拉扯星祭师的星神,以此使用它的能力。他发明了一种星阵禁术,可以把活人变成活死人,令强者们保留自己的实力,但思想消除,完全听从施阵者的命令。”

????“没人反抗?”

????“无法反抗!从出生开始,我们就被灌输不断变强,成为他一部分力量的思想,小辈们互相残杀,也是为了让自己变强。那种思想根深蒂固,让我们觉得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我们没时间多想,因为稍不留神,身后的人就会超过自己,实力太弱的男性,会被他除掉!”

????夔王问:

????“你也进入了星阵?”

????“对!我是一百多年前的人,进入星阵后身体便停止了基础的生命活动,但罗迈德·德古拉彭需要一些拥有思考能力的人帮他做事,这才让我保留神智,但我的身体并不完全受我控制。如果他知道我现在说了这些,随时能抢走我身体的控制权。”

????“这也是你不能死的原因?”

????“对!只要我展现出想死的冲动,他便会控制我的身体,让我战斗,将眼前的敌人打倒。所以面对那些斗不过我的废物,我从来都不多说,但你不同,你是夔王,能杀了我,让我解脱吧!这种**控的木偶感觉我实在受不了了,这些年里,我永远都被控制,无法自己做决定的生命,不如就此消失!”

????年的话不像在说谎,但夔王不能现在就让他死。

????“他的计划是什么?”

????“我之前说过,用龙泉山涧和神兽之园的战争火焰让世界联合到一起,然后打败联军,从此统治星耀世界!”

????“真的?你既然想死,死前说谎可没有意义!”

????“这是他亲口说的!从我开始记事起,他便只说真话。记住,罗迈德·德古拉彭虽然不是好人,但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话,那个等级的人已无需再用谎言掩盖自己的行为!他是这个世上掌握着最强军队的人,加上他自身的实力,便成了世间唯一一个无需畏惧任何人的王!”

????年的语气里满是恐慌和畏惧,只要一提到他,身后就仿佛坐着一个时刻在注视自己的神!

????那个男人是年一生的阴影,年从小就被父母灌输要成为一个对高祖有用的人,他一开始不懂,后来见到身边的人死去才开始拼命修行,他一开始也和大多数人一样,想变强,想活下去!如果早知道是这种活法,他宁愿早早去死!

????夔王突然沉默,他不知该怎么回答。瞥了眼身边,十神兽正大战三位红甲人,他们展现出溃败之势。

????察觉到他的目光,年说:

????“夔王,赶紧把神兽之园真正的强者叫来吧,否则他们一自爆,你会损失惨重。”

????“自爆?”

????夔王神思一动,特有的神兽呼唤传到神兽之园。

????“还知道什么?在死前都告诉我!我们会帮你把罗迈德·德古拉彭毁灭!”

????“不!一切都晚了,他就要从沉睡中苏醒了,这个世界,都会被他毁灭。”

????“他究竟想要什么?只是统治世界那么简单吗?”

????“他想成为神,想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他会用自己的力量让所有人跪在他的脚下,如果有人反抗,就只有死。明白了吗?他要统治的,不只是这个世界,还有所有生灵的心,他是**的集合体,是魔!”

????说到最后,年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眼睛里的睿智突然消失,他的身体开始猛地抽搐,夔王加大力度,才将其压。

????“夔王……我身体的控制权……又要被抢走了,高祖察觉到了我的心思,快——抓紧时间,快——砍下我的头颅!”

????年的左眼已无生机,但他仍在挣扎,所以右眼还为普通人的黑色。当那道黑色逐渐化为惨白时,他身体中有强大的星神星团之力在往外迸溅。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一瞬间就让夔王下压的左手不得已上抬。

????“啧!”

????夔王心情复杂,但没有犹豫,当机立断的往下轰拳。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夔王下落的右拳一拳比一拳快,在他用这种最野蛮的方法将年压制后,爆发出海啸般的力量,将年的头颅和身体分开。随后,夔王头部朝下,在牛鼻呼出两道粗气再吸进一口空气后,他张开大嘴,露出其中的尖牙。

????“吼——”

????夔王呼吸产生的力令年的身体和头部上浮,而后又在吼声中猛地下坠。

????其声中,雷电自天而降,从夔王的牛角边落下,直冲年的身躯。同时,空气中的水化作细针,刺进年的**,将其身躯破坏。

????整整四分钟,在强大的力下,年罗神级别的**才一点点消逝,直至化为虚无。

????夔化作人形,看着足有百米深的大坑不由喘起大气。

????“算满足你的愿望了!”

????夔的目光深沉,若不是年刻意相让,他们恐怕不分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