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1023章 赵顼的小朝廷

正文 第1023章 赵顼的小朝廷

????“官家是怎么发病的?”

????韩琦很严肃的把陈忠珩拉到一边,宰辅们都在盯着他,大有你不说老夫们就收拾你的意思。

????陈忠珩很纠结,韩琦说道:“先帝生病时,老夫等人也曾在宫中留宿,这个又算是什么?赶紧说了。”

????是啊!

????在大宋,宰辅和帝王大抵就是一对伙伴,相互依存。

????“官家……”陈忠珩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官家知道了那个行贿的案子,觉着那些官吏们怕是有不少都在受贿,只是用了买卖或是送了别的好处……不好查……所以很是郁郁。”

????帝王发现官吏受贿,这个不高兴是正常的,可赵曙有病,于是就发作了。

????韩琦等人默然,陈忠珩觉得他们太过冷血了些,就咬牙道:“陛下说……宰辅们不知道如何?”

????一直等他走远了,回头依旧能看到宰辅们呆立原地。

????官家竟然怀疑咱们受贿了,咋办?

????宰辅们的脸都绿了。

????……

????沈安算是完成了任务,作为感谢,赵顼请客,几兄弟找了家酒楼喝酒。

????“宰辅们最近都闭门谢客了。”苏轼喝了一大口酒,惬意的道:“有人送礼都不敢收,可见节操啊!”

????沈安看了他一眼,觉得大宋的宰辅确实是不错。

????赵顼低声道:“那个毛诩用买卖受贿,官家多想了些。”

????我去!

????沈安愕然道:“宰辅们的往来可不少,送些什么字画之类的……”

????他想起了后世各种奇葩的行贿受贿手段,不禁笑了。

????宰辅们被坑了一把,日子难过啊!

????“汴梁的外藩人越发的多了,不好管。”苏轼上半年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可他却在积极的寻找下半年的目标。

????王雱拿着酒杯,冷冷的道:“什么不好管?但凡违反律法的,直接处置了就是,太当他们是回事,他们就会嘚瑟。”

????众人默然,王雱喝了一口酒,淡淡的道:“再寻机找几个犯了大错的,重惩!这便是杀鸡儆猴,谁敢不服?再不服,直接驱赶了出去。大宋的汴梁,也是外藩人能嘚瑟的地方吗?”

????苏轼不以为然的道:“也有好的,高丽就有几个,某和他们喝酒还算是相得。”

????苏轼此刻文名已经远播海外,高丽人颇为崇拜他,有和偶像一起喝酒的机会,那态度都能想得到。

????大家都自动忽视了他的意见,折克行幽幽的道:“就怕其中有密谍啊!”

????这话说的很是平淡,赵顼却眼前一亮,起身道:“好!某这就回去,自请去清理一番汴梁的外藩人。”

????他沉寂了许久,却不是蛰伏,而是在学习和观察,这次寻摸到机会,自然要施展一番自己的手段。

????“这个时机不错。”王雱说道:“才将有大食人为聚居之事行贿,此刻出手,正当其时!只是手段要狠辣些才行,否则……”

????他的未尽之意就是:未来的太子可不能优柔寡断,更不能心慈手软。

????赵顼颔首道:“我有数。”

????他急匆匆的进宫说了此事。

????“清理外藩人?”

????赵曙嗅着巨鲸的粪便,心情平和,“汴梁的外藩人不少,若是不小心就会引发乱子……你可知晓?”

????“臣知晓。”

????赵顼说道:“臣最近也懒惰了些,就想着寻个事情做……”

????老爹,咱观政那么久了,好歹也得来一把实践啊!

????赵曙想想也是,就说道:“不可急躁,张八年那边也出些人手给你使唤……”

????赵顼谢了老爹,然后回去准备。

????稍后有消息传来,“官家,大王找了王雱和苏轼,还有折克行来议事。”

????赵曙不禁笑了起来,“这便是他的小朝廷了?就那几个人,还都年轻,旁人看了怕是会发笑。”

????别人的幕僚和智囊大多年岁不小了,看着稳重,阅历丰富,这样的人用起来才稳靠。

????可赵顼的身边人却大多年轻,也就是苏轼年岁大一些,可在朝中他也算是新人。

????这样的小朝廷,外面的传言大多说是寒酸,不配皇子的身份。

????作为皇子,你起码得找几个大儒,找几个智者来充当幕僚出主意吧?找这些年轻人有啥用?只会陪着你胡闹。

????陈忠珩笑道:“可不是,别说是大王,就算是一个重臣,身边的幕僚都不少。”

????“是啊!”

????儿子出阁后不肯扩大自己的势力,这便是孝顺,赵曙对此很是满意。

????可皇子的面子却不能不保护,于是赵曙吩咐道:“去告诉宰辅们此事,让他们看着些,但凡有谁冲撞了皇子,让他们收拾了。”

????这便是来自于皇帝爹的撑腰。

????“沈安呢?他为何不来?”

????赵曙觉得很奇怪,“这人……十处打锣九处在,竟然不来?”

????稍后张八年来了,交代了些自己准备的手段,赵曙满意的点头,又问了沈安的事儿。

????“他最近在书院里忙活,说是猜题……”

????“猜题?”赵曙不解的道:“今年的殿试都结束了,他猜什么题?”

????张八年说道:“好像是他的舅子被人欺负了,学堂的先生不管,沈安就怒了,准备让先生好看。”

????“这人……”赵曙不禁笑了,“竟然孩子气如此,不过那先生定然顶不住他,最后会颜面扫地。”

????话头一转,他问道:“外藩人在汴梁如何?可算是规矩吗?”

????张八年说道:“这几年汴梁的外藩人越发的多了,什么人都有,守规矩的多数。”

????大部分人还是老实度日,但总是有一小撮人不肯安分守己。

????赵曙淡淡的道:“从大宋多次胜了外敌之后,那些外藩人就多了起来,这便是此消彼长。他们来了也好,可要守大宋的规矩……此次皇子出去巡查,皇城司要看好了,有事就及时报来,朕坐镇宫中,想看看还有谁收了好处为他们说话。”

????这话杀气腾腾的,张八年应了,随后出去安排。

????而赵顼在商议完毕之后,就带着人出发了。

????宰辅们在盯着他的行踪,然后分析他的用意。

????“大王早上去了乞讨市,那里靠近榆林巷。沈安的妹妹今日也在那里施舍食物,两边还遇上了。”

????……

????乞讨市,顾名思义,就是乞丐比较多的地方。

????一大早,果果就嚷着要来施舍,说是有几个特别可怜。

????沈安同意了,让闻小种等人陪着她去。

????乞讨市里,那些乞丐见到果果来了,顿时就涌了上来。

????“见过小娘子!”

????“小娘子慈悲。”

????果果经常来,所以大家都熟悉了,乞丐们涌到一定距离就止步,怕冲撞了她。

????果果站在那里,身后是一辆马车,她说道:“天气暖和了,就没带棉衣,不过今日有好吃的野菜肉馅馒头,很好吃,我早饭都吃了两个……”

????沈家的厨子,那自然是厨神级别的,曾二梅做出来的饭菜,据闻连官家都馋,可如今乞丐竟然也能吃到她的手艺,一时间现场都是吞咽口水的声音。

????果果回身招手,周二把马车牵了过来。

????“一个个的来,不许欺负孩子和老人,排队,不排队的……不排队的就不给!”

????果果很忙,身边蹲着花花,另一边是警惕的闻小种。

????“果果真是可爱啊!”

????就在另一头,赵顼看到果果在分发馒头,不禁就赞了几句。

????他的身后全是皇城司的人,此刻正在和几个乞丐问话。

????“大王,若是论消息,乞丐最为灵通。”

????张八年亲自出马为赵顼保驾护航,这个待遇颇为难得。

????赵顼点头,稍后问话结束,有人来禀告道:“那伙人就在边上,他们胁迫那些女子卖……”

????来人看了赵顼一眼,赵顼说道:“有话就说,这些无需忌讳。”

????“是。”来人说道:“这伙人为首的叫做贾二,下面的有西夏人,有辽人,甚至还有高丽人……”

????“谁在背后为他们撑腰?”

????赵顼的问题很简单,却一针见血。

????汴梁的治安管理很严谨,这么一群外藩人聚在一起,巡检司的人竟然视而不见,没有内鬼谁信?

????“那个贾二认识不少人,据闻连几个重臣家都去过。”

????这个事儿有些麻烦了。

????张八年在看着赵顼,皇城司的人都在看着赵顼。

????有人张开嘴准备建言,张八年冷哼一声,阻拦了。

????皇子要出手,最好就是自己亲力亲为,这样才能成长。

????赵顼看到了这一幕,但却觉得理所当然。

????“这些事乞丐们必然不知道细节,去拿了贾二一伙的人来,不过不许惊动他们……”

????拿人还不能惊动贾二他们,这便是难题。

????可赵顼却就这么把难题抛了出来,很是自然。

????这便是上位者的处事方式。

????稍后有消息传来,说是贾二一伙中有个高丽人在外面,正准备回来。

????“去看看。”

????赵顼带着人摸了过去。

????当看到那个高丽人时,果果那边馒头也散发的差不多了,正在‘偷偷’的给几个有孩子的妇人钱。

????这些乞丐很快就会被安置了,在安置之前,能有果果这么一个善心人帮忙,让人在绝望中不禁为之感动。

????“多谢小娘子……”

????果果笑了,很是欢喜。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她没听过这句话,却感受到了这个意思。

????“小娘子有钱啊!”

????边上一个男子笑眯眯的看着果果,闻小种的目光迎过去,冷冰冰的。

????男子打个寒颤,堆笑道:“得罪了,得罪了!”

????竟然是闻小种,那这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女孩子定然就是沈安的妹妹了。

????好险!

????男子抹去额头上的冷汗,转过去就进了一个巷子。

????“玛德!以后等沈安的妹妹落单了,老子抢了走,卖到高丽去……沈安的妹妹,多少人会抢着要?”

????他一边幻想着自己把果果抢到手,一边哼着小曲,很是惬意。

????“谁敢要?”

????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男子下意识的道:“老子就敢要!”

????转过这个地方,前面站着一群人,最前方的是个年轻人。

????男子愕然道:“你等在此作甚?”

????年轻人摆手:“拿下他,打断腿再问话!”

????艹尼玛,竟然敢抢果果,我弄死你!

????赵顼的怒火一下就升腾了起来。

????男子愕然,然后骂道:“知道某是谁的人吗?贾二,你们想找死?”

????呯!

????一个亲事官上前,一拳就撂翻了男子,随后堵住他的嘴,硬生生的撇断了他的双腿。

????偷香